“我和她虽非一体,有彼此之分,却终究休戚与共,同出同源,你竟想让我帮你与她作对?”

南岳夫人沉声道:“小和尚,你莫非真的入魔,心智失常了?”

“怎么,你不愿?”

陈亦抬起头,露出低垂的脸。

嘴角挂着一丝笑意,却令人彻骨生寒。

双目之中,一片漆黑如墨。

论修为境界,南岳夫人在天界中位居中品仙之列,在灰幕中的评级至少在先天四等之上,远超此时不过初入先天的陈亦,现在却有点不敢直视他的眼睛,目光微微躲闪。

陈亦此时状态确实有些诡异,无论是脸色还是证据,都是阴森森,暗戳戳,让人瘆得慌。

一双漆黑的双目直视南岳夫人:“你们不是都在觊觎那条白蛇?你那本尊虽厉害,但可争得过九宵金阙中那位?”

南岳夫人沉默。

陈亦冷笑:“与其诸般算计,到头来也不过是一场空,还不如反其道而行。”

“反其道而行?”南岳夫人面露疑惑。

清纯吊带秀美女孩最爱的踏青时光

“人人都想要夺取白蛇身上的造化之机,成就己身,可造化之机只有一个,”

陈亦嘴角冷笑不减,漆黑双眼中一丝丝杀戮之意隐隐跳动,让南岳夫人莫名地心惊胆战。

“别人高坐九宵金阙,一身伟力镇压三界,注定只能为那位天帝所得,无论是谁,胆敢染指,最终都难逃灭顶之祸,你们争得再厉害,又有什么用?”

“那也未必吧?和尚,至少你身后那位地藏王佛,就不惧天帝。”

南岳夫人忍着心中不适,直视陈亦,似要看清他的反应。

“呵呵,超脱之机,对你们来说是打破囚笼的唯一钥匙,对我却不值一文。”

陈亦嘴角冷笑更显讥讽:“你既已到了此处,也当知晓天地之大,别说佛,便是我这须弥胜境,便有三千世界环拱,区区一界之地,不过恒沙一砾,也能入我佛眼中?”

南岳夫人一阵沉默,目光环扫。

此地之莫测,她根本难窥丝毫。

若非亲眼目睹,她绝难相信世间竟会有这般所在。

窥一斑而知全豹,那尊地藏王佛当日“大话”,恐怕非虚言。

若是如此,对那位佛而言,他们这些所谓的仙神,也只不过是坎井之蛙,可笑之极。

不,或许,他们根本连让这等存在发笑的资格都没有。

就像巨人之于蝼蚁,蝼蚁争得再凶,巨人又哪里会多看上一眼?何谈可笑?

“莫说有那位天帝在,你们注定竹篮打水一场空,那白蛇为造化所系,气运所钟,想要夺其根基,毁她前路,也定是重重险阻,”

“既然如此,为何不反过来,别人要夺其仙根道基,你便助那条小白蛇成道,结下善缘,他日,她未必不能回转头来度你一度,”

陈亦声音中蕴藏着莫名的诱惑力,让南岳夫人不知不觉被他的话牵引着,数千年道行,道心也在不知不觉中动摇。

“顺天而行,天地同力,如此简单的道理,你活了怕不有两千年吧,怎的还想不通吗?”

南岳夫人深吸一口气:“你不怕老妇出去之后,将此地说出去?”

“你有此胜境,可行走三千世界,却偏偏降临此界,只能说明此界于你,也有难以舍弃的缘由,若是泄露出去,你在三界之中,怕是寸步难行。”

“哈哈哈,”

陈亦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也越来越邪,让南岳夫人心中惧意越来越浓。

“你愿吗?”

“你……敢吗?”

是啊,她不愿,到得此处,未必不是她的一个天大机缘……

当初与陈亦作赌,被她当作无稽之谈的赌约,如今看来,也未必不可能。

哪怕没有那条小白蛇,这小和尚答应她的百年之期,有极大的可能兑现。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自己去破坏?

她更不敢……

就算是被这和尚斩了一刀,险些被砍死的本尊,在知道之后,也一样会选择揭过这一过节。

“好,老妇答应你,只是,还望和尚莫要忘记百年之约才好。”

南岳夫人做下决定,长出了一口气。

看了眼陈亦,眉头又微微皱了皱:“玉清大法,乃元君本尊当年于道君座下得传,为道之所系,三界之中,独一无二,你被玉清之气所伤,等同为天地所斥,此乃道伤,非人力可回天……”

她话音顿了顿,看见陈亦并不在意的神情,略为恍然:“是了,你是那位地藏王佛座下亲传,以那位的神通伟力,这些许道伤怎能入眼?倒是老妇多事,如此,老妇就此告辞。”

话音一落,她便在须弥空间中消失。

和无名、剑圣一样,南岳夫人是第三个获得进出须弥空间权限的生灵。

“……”

该死……

陈亦还在眼巴巴地等着这老妖怪说下去,没想到最后来了这么个转折……

你倒是告诉这什么鬼玉清之气怎么去除再走啊喂!

算了……面子要紧……

牛皮吹得太大,他现在也只能吞下苦果。

南岳夫人一走,陈亦就绷不住了,一丝力气也无,全身一软,再次以脸着地……

破戒一刀……不对,半刀之下,那个紫虚元君不死也残,短时间内肯定废了。

不过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甚至更惨。

除了那什么鬼道伤,紫虚元君境界高出他太多了,虽然靠着蕴含了一丝阿难刀意的破戒刀,将她斩伤,可在那一瞬间的反击,也足以重创他。

若非有罗汉金身,他现在怕是离蹬腿玩完不远了。

不过就算有金身在,这“道伤”也在时时刻刻蚕食着他,逼得他十成功力之中,有九成都只能用来压制这伤势。

还有因为阿难破戒刀带来的负作用……

主要还是因为那一丝阿难刀意的侵蚀,比之紫虚元君给他留下的道伤更可怕。

道伤只是在蚕食他的肉身,阿难刀意却是在侵蚀他的心灵。

这种侵蚀,连一向在这方面无往不利的心经,此时都有种无力感。

若任由刀意侵蚀,恐怕他真的会在那无尽的杀戮之意中沉沦。

咬了咬牙,十分心痛地花费巨量的愿力,将已经9级的心经连升两级……

:。:

丝瓜小说app
夜间香蕉视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