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天以前,吉恩·格雷迈恩本该庆祝自己的生日。但是,他的生日却完全被他自己推辞了:那天根本没有任何庆祝活动,国王把自己锁在房间中,不见任何人,包括他的妻子儿女。

皇后米娅想要问他为什么,吉恩也只是撒谎说自己和达利乌斯·克罗雷吵了一架,把所有的矛头指向那位领主的头上。

众人的视线全都被转移了,然而吉恩自己的问题却没有得到解决。他用尽了各种手段,各种良方,试图让被狼人袭击造成的伤口愈合,结果都以失败告终。他的症状只是稍微减缓了而已,但是手臂上已经可以清晰地看见逐渐浓密的毛发了。

吉恩对此胆战心惊,如果人民知道他们的精神支柱变成了怪物……格雷迈恩不敢继续去想接下来的事情,他想找出可以治愈的办法,为此,阿鲁高留下来的资料笔记已经全在他的桌面上了。吉恩清楚自己不可能一直躲着,时间拖延下去只会越来越糟。他有些茫然失措——犹如动荡不安的鬼魂一般——努力维持着理智。

“没有!”吉恩将一本书扔到了墙角,接着又一本,直到房间的地面上已经满是书籍,他捂着前额垂头丧气地想着:‘难道没有解决办法吗?’

这个问题一直纠缠到他入眠,在梦境中,吉恩隐约看见自己在林地中狂奔,后面火光冲天,嘈杂的声音嚷嚷着要抓住他。他拼命大喊求助,却发现自己的女儿还有儿子也在追捕人群当中。

国王被惊醒了,一身冷汗,还有伤口处的丝丝麻痛感。如果一切是梦境还好,但窗外的火光是真的话,就意味着城内发生了不妙的情况。吉恩赶忙推开窗户,一股焦烟味冲入他的鼻腔。他赶忙用手捂住口鼻,探出头去查看情况。

火光的方向……城内中心区的大教堂。

“怎么回事?”吉恩推门而出大吼道。一个来照顾他安慰的士兵被瞬间震慑到了。没等对方说明原因,吉恩绕过他跑出了皇家区。发现失火的人都开始灭火,吉恩没有穿戴国王的护具,因此许多人在匆忙中并没有察觉到国王的到来。

格雷迈恩想要找到一个他认识的人,最好了解火灾事故的原因。吉尔尼斯的大教堂是人民祈福的地方,这里失火无疑是不详的预兆。

“吉恩!”

大汗淋漓最美19岁女生

听到自己的名字,国王的眉头一皱,只有他的妻子和政敌克罗雷会直呼他的本名,然而这个声音不属于两人中的任何一个。他扭过头去寻找那人,如果对方是想吸引他的注意力,那么这将是聪明的方式。

很快吉恩便找到了藏匿于人群中的“僭越者”。一个比他年轻很多的人,却给他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吉恩和他对视了好一会儿。国王猛然惊醒:纵火者!

“跟我来。”

那个人转身离开,吉恩想要抓住他,但内心的疑问让他放弃这么做。放火烧毁教堂是死罪,那个人现在敢明目张胆出现在自己面前。吉恩认为应该带上卫兵,但这次他想一个人去看看。

“你是谁?”

他们来到街头巷陌僻静处。吉恩开口问道,现在那个人的样子他看得更加清晰了。

“我叫托比亚斯·密斯特曼托,陛下。我们见过。”

吉恩的戒心消失了一些,并努力回忆面前人的印象,他觉得对方的名字有些耳熟。

“是吗?我见过的人很多,你是哪个家族的成员?”

托比亚斯叹了口气,神色低落道:“我并不是贵族,我只是个平民而已。”

“那你应该知道纵火焚烧大教堂会承担什么后果,到底是谁让你如此大胆妄为?”吉恩吼道,魁梧高大的身形像一头棕熊。

“我做这一切只为能和你单独谈谈,毕竟你不是什么人都能见的。”

“那么你有什么目的?”吉恩发问,在仔细观察托比亚斯的同时,他也感觉好像在哪儿见过对方。那种熟悉让吉恩感到不安。

“为了你的伤口而来。”托比亚斯拍了拍自己的肩部。一道惊天霹雳在吉恩心中响起,他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

过了好半天国王才回过神来,“我们的确应该好好谈谈,就我和你。”

……

吉尔尼斯城在燃烧。烟雾滑过小巷,炮火声在天边回响。王子利亚姆站在壁垒上往下看。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曾站在这同父亲母亲看夕阳下的日落。他曾站在这里欣赏这座宏伟的城市,这个往后将由他统治的国家。

而现在,这座城市正陷入危机。被称作北门叛军的克罗雷士兵,正在制造一场前所未有的暴乱。在利亚姆看来,他们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叛军,因为父亲吉恩自二次战争以来颁布的诸多措施有大部分是损害了克罗雷领主的利益。利亚姆早就知道总有一天他会用军事政变来报复格雷迈恩的,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突然,偏偏选在父亲失踪的时候。对方一定是知道吉恩失踪了,一定是这样才会加速他们发动暴乱的时机。

克罗雷公然反抗格雷迈恩前不久,利亚姆才找到罗娜·克罗雷,王子曾尝试和这位贵族的女儿进行理性沟通。他曾尝试说清楚修筑吉尔尼斯高墙是为了绝大多数吉尔尼斯人的利益,即使利亚姆自己也不相信这样的解释。当罗娜用狼人来反驳他的说辞时,利亚姆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到合适理由解释。

为了对付一个可怕的敌人而招来另一个更可怕的敌人。

光是这句话就足以撼动格雷迈恩家族的统治地位。克罗雷一方势力坚持认为吉恩的统治是“暴政”,他们所做的一切才是为了吉尔尼斯更好的未来。不幸的是,有很多人愿意追随克罗雷。

“父亲。”利亚姆呢喃道。

……

吉恩未曾停下。他可以听见叛军在森林里搜捕他的声音。他明白,如果自己被发现了,克罗雷一定会公开审判他。在他身前的引路人用他跟得上的速度奔跑着。

“托比亚斯。”他唤道。

前面的人没有停下,只是回头问:“陛下?”

“我们还有多久?我总感觉要被追上了。”

“小心!”托比亚斯猛地回身将其摁倒,紧接着他们旁边的一棵树就被火枪打了一个窟窿。木屑落在地上的声音让吉恩直冒冷汗,同时他变得越来越躁动不安。血液里有一股力量想要释放出来。

“你先跑,陛下。”托比亚斯拉起吉恩,“我来挡住他们,绝不能让他们看见你的样子,否则就完了。”

理智提醒吉恩,托比亚斯是对的。

“顺着这条路跑!跑到林地中心,有人会在那儿等你。”

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得太快,吉恩甚至已经无法辨别它们的确切顺序了,在另一发子弹擦破他的衣袖时,只有一个念头驱使着老国王。

快跑!

这一点让吉恩很是惭愧,不过托比亚斯的警告是对的,他不能承担被人发现自己快要变成狼人的后果。脑海里挤满的那些可能发生的情况、那些念头,全都在一起呼喊着这同一个词。

快跑!

于是吉恩服从了内心,继续跑了起来。朝着托比亚斯想让他去的方向。

一群来自卡利姆多的暗夜精灵可以帮助你,国王陛下。他们可以让你控制住狼人的力量。

尽管带着怀疑,吉恩也只能把希望寄托于那些暗夜精灵身上了。

……

托比亚斯全身上下每一寸神经似乎都想让他尽快逃走,逃离敌人的围捕,但事实上他却正面临着危险,而且他不能使用狼人的力量,因为一旦他显露真身,叛军也可以用国王和狼人勾结的证据大做文章。一时间,托比亚斯不禁怀疑自己把国王带走是否是正确的决定。

第一个上前攻击的人手中带着寒光的钢铁一闪而过。托比亚斯精准的避开他的武器,同时一拳轰在对方的脸上。这个家伙瞬间倒地不起,但他的遭遇不能让后面的同伴们有所忌惮,毕竟人数上他们有绝对的优势。

托比亚斯发出一声胜利的喊叫,准备招呼另一些冲上来的叛军。他们就在黑暗的环境下交锋。这场短暂又残酷的搏斗参杂着人的闷哼声与刀剑钢铁相交的鸣响。

随后战斗就结束了,叛军一一倒在地上。托比亚斯也受了不少的伤,他克制着疼痛,那感觉会激发他体内的兽性。

在他身后出现了叛军中的一名刺客,他从树上跳了下来,在托比亚斯忙于对付其他人时稍稍接近。一只手挥剑向下,打算让剑锋划过他暴露在外的喉咙。

人形态的狼人毫不迟疑地动了手,如行云流水般连续地转身接住短剑,一把夺过,把原本要划开他喉咙的剑刺进了刺客的脸。

托比亚斯瞄得很准,剑尖穿过眼洞,刺进了眼窝。刺客的惨叫声划破夜空,他踉跄着摇晃了一阵儿,然后跪倒在地,身体向前栽倒,头颅还没触地就断了气。

眼看死去了多位同伴,叛军终于不敢贸然上前,当然,他们也没选择后退,而是将托比亚斯围了起来。

不甘坐以待毙的他猛地扑向侧面一名敌人,对方吃了一惊,来不及做出防御反应,被击倒在地。

一只靴子突然踢在托比亚斯的身侧,将他踢翻了过来,翻滚几圈,稳住身子抬起头后,某支火枪的枪柄朝着他的头猛击过来。托比亚斯倒在地上,头晕眼花,无数敌人的幻影在他视线里飘荡。最靠近的那个家伙双手扬起剑,准备将它刺进他的身体。

很多年后,托比亚斯回忆起来那次惊悚的战斗时,无比清晰地记得当时某个细微亮光吸引了他的注意,那是一支箭的箭头,它藏匿在树叶丛中。箭头转瞬间破影而出,从后脑勺射穿了想致他于死地的人的头颅。

这一箭确实有些残忍,死去的人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死,几滴鲜血和脑浆喷在托比亚斯的脸上。随后倒地的是一具了无生气的尸体。

更多危险的弓箭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惨叫声不绝于耳。托比亚斯紧紧闭着眼睛,等待一切的结束。

“没死的话就起来。”一个冰冷的声音说道。

感觉到战斗已经结束,精疲力竭的托比亚斯睁开了眼睛。上一次他在吉尔尼斯城内只看见了一个亡灵,托比亚斯里的那个亡灵叫维罗娜拉。而此刻十多个和维罗娜拉装束相同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他面前。

托比亚斯用力支撑起身体,看着满地尸体,心里颇有些佩服这群亡灵的手段。

“又是你?”

“这可不像是感谢的口气。”维罗娜拉昂着头对他说。“我说过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密斯特曼托,虽然只过去了几个月而已。”

“你可没说你有这么多手下。”托比亚斯扫了一眼周围的亡灵。“你到底为什么救我?”

“你看起来像是个知恩图报的人。”维罗娜拉说,“要不然黑瘴林内的暗夜精灵帮你恢复理智后,你也不会为他们鞍前马后。”

“什么,你竟然知道?”托比亚斯瞪着她。

“我只是没空下达剿灭她们的命令。联盟于我们而言近似于敌人。”维罗娜拉挥了挥手,那些黑暗游侠开始打扫战场,清理一具又一具尸体。“你还没回答我的话,你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吗?”

“你救我是需要我的帮助?哈,我就知道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维罗娜拉对托比亚斯露出了调侃和戏虐的表情,仿佛在打量一个小丑。“别再自作聪明了,狼人。我救你只是服从命令而已。不过你也说对了一半,我的领袖确实需要你的帮助。我离开被遗忘者太久了,现在想要回归,就必须有所行动。”

“你的……领袖?”托比亚斯眼神中透露出好奇,心想维罗娜拉和她的士兵看上去不像是泛泛之辈,她们的领袖又是个怎样的人?

“我的领袖需要你帮他做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当然,他也会告诉你一些你感兴趣的事。”维罗娜拉说话的时候眼睛不由得瞥向某个地方。托比亚斯察觉到她口中的领袖也许就在那个地方等着他。“还有,我要提醒你。你没得选择,只有答应这个交易。”

xiazaitxt

小蝌蚪app 下载安卓
富二代app下载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