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梧山的幻境和菊园中的龙虎奇巷一般,同为自然磁域所成。

不同点在于龙虎奇巷中的幻境,经由天机派鬼斧神工的精心布置,所具备的已然是主观构想的情景,更具功能性和杀伤性。

而苍梧山中的幻境数量之多,范围之大,绝非龙虎奇巷得以比拟,且因幻境均为自然形成的,本不具备任何杀伤性,仅是其产生的假象会给予人不少干扰,若无法摆脱这干扰,受困于其中过久,不免因断了食物补充,或死于饥饿,或死于其他意外。

要走出幻境,说来也不难,幻象皆为磁域所成,磁域更与自然地势相关,只要能够到达一定高度,出了磁域覆盖的范围,幻象自当烟消云散,如此便得以弄清身处何地,看清周遭地势走向,要走出困境,自然而然不在话下了。

然,幻境之所以为九险之最,也说明要走出幻境,说来简单,实际上却也是困难重重的。

至少,登高而望,这个首当其冲的先决条件,便不容易办到。

一来,你得先攀上足够高的高点,方才能登高而望,可身在幻境中,很多时候你会发现那些看起来挺拔高耸的山峰,你并不需花太多力气,便可爬到顶峰,而那顶峰的高度,大多不过你所见的一半。

二来,即便你成功登上了一处制高点,若是天气作怪,视线不清,只能乖乖候着老天爷开眼帮忙了,而若是那处制高点本身所处位置便不佳,能观察到的地势信息有限,也只能怪自己时运不济,再另寻制高点,拼凑出完整的脱困路线了。

幻境愈小愈容易脱困,幻境愈大,意味着其中地势更为复杂,登临一次制高点根本不足以看清所处方位和清晰无二的路线,要想从中脱困更是难上加难。

故而,要走出稍具规模的幻境,既得脑袋灵光,记忆不凡,或是绘图能力了得,能准确无误地画出大致地势,辅助判断,更得有百折不挠的韧性,坚定不移的决心,方才能化险为夷。

也因此,即便是长居于苍梧山中的云天观和魃山夜羽族之人,在山谷之中也只能算是半个活地图,跟着他们走能避开大部分幻境,而一旦陷入其中,他们亦是两眼摸瞎,不辨出路,只能通过登高而望,依凭更为丰富的经验,以辨识出较有可能脱身的路线,方能早些脱困。

幸而,姜逸尘和汐微语落入的幻境确实不大,饶是如此,他们依然是在爬了两处假高点后,才通过第三次真制高点,寻到了出路,成功逃出幻境。

晴天小妹户外兜风图片

待得他们走出幻境后,已是残阳西下之时。

之后,有轻车熟路的汐微语领路,二人的脚程便要快上不少,约莫再有半日功夫便可抵达云天观。

怎奈天色已晚,二人的肚子更已饿得咕咕直叫,不得不停下脚步来,先解决温饱问题。

在二人齐心协力下,总算是逮到一只野兔,得以果腹。

此时此刻,姜逸尘无不想念常在荒山野岭撞见的野狼。

毕竟野狼的个头可要比野兔大上不少,吃得自然要饱些,不过,一听汐微语说她三番五次下山都难碰到一只活物后,他实在满足得不得了。

汐微语虽然骄横了些,可也是吃得了苦的,对于姜逸尘烤出来的实在算不上美味的兔肉也能吃得津津有味,一来实在是饿得慌,吃嘛嘛香,二来若是让自己来烤,恐怕还不成样呢,她也实在满足的很。

“饱”餐一顿后,汐微语偷偷瞥了几眼姜逸尘,见其面色略显疲惫,便伸了伸懒腰,打着哈欠道:“今儿可够折腾的,夜间赶路也不妥当,要不就在这歇脚吧?”

“只要大小姐不嫌弃便成。”姜逸尘道。

二人一路同行,自也要比初时熟稔了不少,相互间的称呼倒也随意起来,汐微语依然叫姜逸尘“小姜”,只是语气不再生硬,姜逸尘踌躇半天不知如何称呼汐微语,便把他心中对汐微语的定位给唤了出来。

对于“大小姐”这称呼,汐微语刚开始还有些恼意,可一念及若非姜逸尘点破了她的处世态度,她恐怕至今仍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我行我素,便也认了姜逸尘给她的定义,算是借他人之口,不时提醒自己,多为别人着想。

“切。”汐微语耐住了性子,不与姜逸尘争辩,起身收拾了下“被窝”,直接侧卧在火堆旁,竟要开始休息。

姜逸尘见状,苦笑着摇了摇头,四下张望,寻了处睁眼便能观察到周遭情况的位置,起身朝那儿行去。

刚行出十步,却听身后的汐微语说道:“你说爱是相互的,我觉得信任也该是相互的,我对你已是毫无保留的信任,你总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究竟是为何而来的吧?”

姜逸尘止步,并未回头,道:“大小姐觉得我会是谁?”

汐微语不假思索道:“杀手夜枭,他们的判断没错是么?”

姜逸尘默然不语,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他的沉默于汐微语而言便是默认。

“那你为何要上云天观?”汐微语再次问到,她不想追究姜逸尘怎么混入的四两千斤堂,她已明白姜逸尘此举不过是为混入云天观做铺垫,她最为在意的还是姜逸尘上云天观后的目的,这已不是她第一次问这问题,可每一次不是被姜逸尘含糊搪塞而过,便是被其转移了话题。

片刻后,姜逸尘道:“这答案对你来说,很重要?”

汐微语却是反问道:“难道你认为不重要?”

她之所以发问,便是因为心中有种不安感,她绝不认为姜逸尘没意识到这点。

姜逸尘长叹了口气,道:“我对云天观并无企图,和四两千斤堂一般,我需要个跳板,进入幽冥教。”

入幽冥教?

是拜入?

还是潜入?

汐微语不禁怔住。

“只要和我的目的不冲突,我定会尽力去帮助云天观。”姜逸尘给出了个极为模糊的答案,也算是个极为郑重的承诺,于他而言,这已极不容易,他本不想在云天观将要面对的困局中费太多力气,毕竟接下来有极大的概率直面幽冥教的人,在他们面前,他可再不能这般早早暴露了自己,因为那些人既不会是杜掌柜,也不会是汐微语。

汐微语好似听懂了姜逸尘话中之意,喃喃道:“那……若是有冲突呢?”

此话一出,汐微语当即后悔了,她自然是希望姜逸尘能始终站在云天观这一边,可她却也清楚得很,姜逸尘和云天观之间,并无任何情分。

江湖人行事,大多利益至上,姜逸尘此时帮她,说到底也是在利用她罢了,她既已看明白了其中的联系,可她又偏偏想装糊涂。

既然打定主意装糊涂,又为何要在此刻戳破这个泡沫,既伤了自己,也伤了他。

果然,只听姜逸尘以冷冰冰的语气说道:“我,不会犹豫。”

麻豆传媒肏女友的小逼
谁有1024小草之家app下载